赖清德的煎熬

2019年05月30日 18:03:00来源:神彩快三 彩神快三网

赖清德

  回想从两个多月前突然登记参选到现在,度日如年的赖清德内心肯定五味杂陈,尽管民进党中执会几经波折终于修改2020初选办法,但这一切在赖清德看来,或许只不过又是蔡英文为耍“赖”而设的局。因为,新初选办法的出炉,已经被认为是蔡英文的初选“首胜”。

  时至今日,岛内媒体早已不用“歹戏拖棚”来描述民进党的这场“茶壶风暴”,时间冲淡了一切,包括谁将胜出的悬念。当坐拥党政资源的蔡英文对赖清德频出杀招时,后者的退场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台湾政坛的走马灯,让人们目不暇接。赖清德封“神”的那一年,韩国瑜刚刚当上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柯文哲才加入陈水扁的医疗团队。柯P和“韩流”的神话,尚未启于鸿蒙。

  “赖神”非神。赖清德的“神话”,源自台南市长任内。对于这个出身民进党新潮流系、能够以超过6成得票率当选地方首长的政治明星,岛内绿媒极尽美化之能——帅气的外表,务实的做派,再加上猜对了天气——网络人气+媒体包装,“赖神”一度成为全台的“神话”。

  台风天不放假,赖清德压上市民安危与天气对赌的侥幸小赢,却没能逃过下水道的考验。2012年台风“天秤”的爽约,在2017年被台风“海棠”找补了回来。那场豪雨过后,台南水患成灾,赖清德引起自豪的治水工程不堪一击,被脏水泡发的民怨,把“神”打回了原型。

  而后的时间里,本就是“深绿”代表人物的赖清德,在连任台南市长后变得愈发急“独”。2015年的“二二八”,他率先强行下令拆除台南市所有校园里的蒋介石像。此前一年,作为地方首长,他第一个站出来抵制马英九的课纲改革——那次“课改”意在去除课本里的“台独”内容。逐渐走下神坛的赖清德,用两个“第一次”擦亮了“‘台独’急先锋”的招牌。

  其实,赖清德的画风转变,并不令人意外。神主牌褪色,施政不彰,从波峰逐渐滑落的赖清德,熟练地通过操弄意识形态刺激着支持者,博取着媒体版面,给自己的支持度打强心针。也有舆论猜测,第二任市长任期逐渐接近尾声的他,在为以后的仕途铺路。

  下令强拆蒋像两年后,赖清德如愿进入“中央”权力圈层,被蔡英文延揽进入民进党当局核心,出任“行政院长”。

  然而,“赖神”也并未扭转蔡英文的颓势。在一次台湾“立法院”的质询中,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赖清德竟然公开表示自己是“务实‘台独’主义者”,给意图用“维持现状”掩护“渐进台独”的蔡英文一个猝不及防。随之而来的,国台办的警告、美国的打脸和岛内舆论的指责,让已经因执政不佳而“满头包”的民进党当局更加难堪。

  再加上“薪资五万”说和“拔管”案,赖清德不仅没有帮助蔡英文“长脸”,反而重创了自己经营多年的政客形象。“赖神”这支兴奋剂,也只是让蔡赖两人的“高声望”昙花一现。

  2018年秋天,那次致命告白之后不到一年,蔡英文和赖清德终于迎来“死亡交叉”,亲绿媒体民调显示,施政“不满意度”与“不信任度”,双双升高反超正面选项。当年年底,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中惨败。

  继蔡英文在开票当晚为败选负责辞去民进党主席后,2019年1月,“阁揆”赖清德率队“总辞”。那时起,“赖神”一词便鲜少见诸岛内媒体。

  “神”没了,人还在。

  赖清德虽然离开了台湾当局的权力核心,但凭借着过去的积累,仍然保持着一定的人气。何况,站在赖清德背后的,还有台湾的“深绿”势力。

  今年3月,随着2020议题逐渐升温,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赖清德突然出现在民进党中央,领表登记,宣布参选。这让已经成为蔡英文幕僚长的陈菊在内的很多党内大佬“担心且忧心”,他们并不忧心蔡赖之争导致民进党分裂,他们只忧心在赖清德挑战下,谋求连任的蔡英文连党内初选都挺不过去。

  这场被解读为“深绿逼宫”的戏码,很快在岛内发酵,甚至有网友“恭喜”蔡英文“只能做一届”“稳(下台)了”。

  民进党内很多人并未料到半路杀出个“赖咬金”,眼看协调不成,就采取拖延战术“耍赖”。

  早在3月中旬就已对外公告初选时间表和办法的民进党中央,在赖清德登记参选后,一边协调两人分歧,一边不断延后初选时间。而蔡英文阵营也不断提出修改初选的方案,同时向赖清德喊话“一加一大于二”,意欲招降。

  但民调一直压了蔡英文一头的赖清德铁了心要选。就连陈菊欲搬出李登辉调停时,赖清德参选的决心仍然没有丝毫动摇,此前还直闯民进党中执会,提出“赢得策略”,试图在修改初选办法议题中争取主动。

  然而,一切也如石沉大海,并没有掀起波澜。

  面对“软硬不吃”的赖清德,蔡英文只能出杀招。当媒体曝出“断后路、强曝光、逼表态”的“灭赖三部曲”,人们不禁惊叹,这是在电影里都看不到的情节。甚至两人的隔空对炮,暴露了民进党政客豢养网军的内幕。一时之间,吃瓜群众被撩拨得兴趣盎然。

  但最终,赖清德还是输在了势单力孤上,在5月29日的民进党中执会上,“挺蔡”势力凭借着人数优势,通过了明显有利于蔡英文的初选办法:民调纳入手机50%,放入台北市长柯文哲、高雄市长韩国瑜对比,举办一场电视政见会,民调6月10日到14日进行。

  此时的赖清德,更像一个一直被家长埋怨和恐吓的“熊孩子”,充满羞愤却无法出走,因为他自己也清楚,一旦脱离了民进党,恐怕会更加快速地退出台湾的政治舞台。

  气愤且无奈的赖清德只能选择在深夜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发文直指被修改的不是“(初选)办法”而是“民主”,被伤害的不是“初选”而是“民进党”。更直指这是民进党创党以来不曾有过的“恶例”。

  然而,被伤害的只有赖清德而已。

  接下来,民进党的初选,更像是按部就班的演出,裁判兼选手的蔡英文,或许将在赖清德的愤懑中,向前多走一步。(白话)

  

[责任编辑:田云鹏]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