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伟大事业必须进行伟大斗争——1999年开展反对李登辉“两国论”斗争的启示

2019年06月24日 15:12:00来源:神彩快三 彩神快三网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国共产党人义不容辞的使命和初心,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要实现这一伟大事业,必须付出极为艰巨的努力,必须进行伟大的斗争。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在斗争中成长壮大的政党,是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政党。新中国成立后,几代中国共产党人为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同一切分裂国家的主张和活动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中国共产党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二十年前,1999年7月,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开展了一场反对李登辉“两国论”斗争。这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就是中国共产党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而举行的伟大斗争。这场斗争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年,但它产生的影响和两岸间留下的问题,至今依然迫切和现实。重温当年这段斗争历史,对于当前我们排除“台独”分裂活动干扰,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仍然具有重要的借鉴、启迪意义。

  一、台海上空起风雷

  二十年前,1999年是一个世纪交汇的重要时间节点,一个连结历史与未来、充满启示、发人深思的年度。

  进入21世纪前夕,两岸关系的基本格局是:祖国大陆经济繁荣,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一个中国原则在国际社会得到广泛深入的承认。为推动两岸关系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香港已顺利回归,澳门即将回归,港澳成功实践“一国两制”,保持繁荣稳定,对台湾同胞产生深刻的影响和示范作用。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告台湾同胞书》正值发表二十周年,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大政方针指引下,经过两岸同胞共同努力,两岸关系发生历史性变化,两岸经济、文化等各项交流和人员往来长足发展,两岸“三通”取得阶段性进展,两岸经济互补互利局面逐步形成。特别是1998年10月台湾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来访,海协与海基会首度展开政治对话,为两岸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新的契机。在新的世纪即将到来之际,中华民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加速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中国和平统一进程,已成为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心愿。

  然而,每当两岸关系有进一步发展的关键时刻,台湾岛内的分裂势力总要跳出来,兴风作浪、设置障碍、制造麻烦。自1988年李登辉上台后的十余年来,两岸关系的每一次紧张、倒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这似乎已经成为两岸关系发展中的一条定律。

  果不其然,7月9日,李登辉接受世界第三大广播公司——“德国之声”电台专访,谈及海峡两岸关系问题时声称,台“自1991年‘修宪’以来,已将两岸关系定位在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乱团体,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个中国的内部关系。”李登辉抛出“两国论”是两岸关系中极其恶劣的政治事件。是自台湾问题产生以来,台湾当局现任领导人首次公然否定一个中国原则,公然改变两岸关系的现状,公然将两岸关系不加任何修饰地定位为“国与国”的关系!李登辉的谈话绝非偶然,是其经过精心策划、并与岛内“台独”分裂势力沆瀣一气、公开合流的产物。

  据《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披露,1998年8月,李就指示成立“强化中华民国主权国家地位”研究小组,由蔡英文召集多位法政学者参与研究,该小组研究报告于1999年5月完成,并上报李登辉。这份研究案在前言部分,即明确定位两岸关系至少应为“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立案依据是自1991年以来台历次“修宪”的演变。这份报告的结论实际上是李授意。无独有偶,当年5月17日,李登辉发表了《台湾的主张》一书,其中就已坦率地表白,“台湾的国际地位必须明确化”,“将‘中华民国在台湾’或者‘台湾的中华民国’实质化,才是当务之急”。并公然提出要把大陆划分为七个“较小的中国”的“七块论”。对此,民进党则推波助澜,于同月9日通过《台湾前途决议文》,将两岸关系定位为“两国关系”,两岸间是两个“地缘上相近,经济上相利,文化上共源的国家”,要建立“两国平等关系”。

  “两国论”一出笼,顿时在平静、祥和的台湾海峡上空轰响一声惊雷,为两岸关系乃至台湾前途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它刺激了国民党内分裂思潮的大幅膨胀,鼓舞了民进党等“台独”势力的嚣张气焰,更令人担忧的是,它还直接引发岛内分裂势力企图依照“两国论”进行“修宪”、“修法”的分裂活动。7月14日台湾《联合报》报道,“相关部门已就李‘总统’提出的‘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外文翻译进入最后定稿”,原则上是译成“一个民族、两个国家”。7月25日,国民党投资管理委员会主委刘泰英公开表示:一旦大陆武力攻台,台将发导弹袭击香港和上海。8月19日台“行政院”通过一项有关台需要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的报告,公然谋求美国的导弹盾牌。8月29日,国民党十五全正式将李登辉“两国论”载入该党政策文件。台湾当局的活动日程表明,李登辉的“两国论”已转变成国民党的大陆政策指导原则、台湾当局的施政基调和具体政策,台湾分裂势力已经从行政、疆界及军事上正式向大陆和国际社会打出“台独”分裂牌。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正面临极其严峻的挑战!

  二、中央开展反对“两国论”斗争

  鉴于李登辉抛出“两国论”的严重危害及其恶劣影响,面对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严重挑衅,中央迅即开展坚决反对李登辉“两国论”的斗争,打击台湾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

  这场斗争事关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事关祖国和平统一大业,是一场带有战略意义的重大战役。这场斗争的结果,将决定我们最终解决台湾问题的方式。这场斗争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揭露李登辉”两国论“的本质、图谋及危害,郑重表达祖国大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严正立场。

  7月12日,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发表谈话指出:李登辉公然将两岸关系歪曲为“国与国的关系”,再一次暴露了他一贯蓄意分裂中国领土和主权、妄图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政治本质,与“台独”分裂势力的主张沆瀣一气,在分裂祖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严正警告台湾分裂势力立即悬崖勒马,放弃玩火行动,停止一切分裂活动。

  同一天,海协会长汪道涵、外交部发言人也分别发表谈话。汪会长表示,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发展的基础,也是海协与海基会受权进行相互联系、对话与商谈的基础。汪会长对台湾媒体报道的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先生关于两会会谈就是“国与国会谈”的说法感到惊讶,希望其予以澄清。外交部发言人则表示,李登辉图谋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直至竞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两岸关系定位为“国与国关系”,这必然严重影响两岸关系的改善,影响台海局势的稳定,危害中国的和平统一。

  7月18日江泽民主席与美国总统克林顿通话,指出: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李登辉的分裂言论作出反应,这体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反对分裂、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决心。在台湾问题上,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如果出现搞“台湾独立”和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统一的情况,我们绝不会坐视不管。江泽民主席与克林顿总统通话,充分表达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反对分裂、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决心,表达了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把国家统一作为自己奋斗目标的历史使命,表达了中华儿女在祖国统一问题上的坚强意志。克林顿在通话中重申美国政府对一个中国政策的坚定承诺,强调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没有改变,美中两国关系十分重要,不能受到破坏。

  第二阶段的斗争目标是阻止“两国论”“入宪”、“入法”,制止李登辉的法理“台独”。

  按照李登辉最初的如意算盘,提出“两国论”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第二步就是按照“两国论”“修宪”“修法”。他密谋启动“国代延任案”,并借机制定所谓“台湾基本法”就是一个值得高度警惕的动向。9月4日,李登辉操纵国民党联手民进党“三届国代”通过所谓“延任案”,由“国大代表”自己将自己的任期由原来的2000年5月延长至2002年6月。并由延长任期的“国代”在延任后的两年时间里制定一部所谓“台湾基本法”或“根本大法”。民进党予以密切配合,随即在9月7日成立了“新宪法工作小组”,计划在李登辉卸任前推动“基本法”起草并争取通过。

  在江泽民主席与克林顿总统通话后两天,经中央批准,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负责人发表了坚决反对台湾分裂势力按“两国论”“修宪”、“修法”的谈话。谈话指出:“目前,特别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是,台湾分裂势力正企图按照‘两国论’修改台湾地区的所谓‘宪法’和‘法律’,以所谓‘中华民国’的名义实现‘台湾独立’。”谈话严正指出:“如果这一图谋得逞,中国和平统一将变得不可能。”

  在我斗争的强大压力下,台湾方面陆委会负责人随即公开表示“两国论”不“入宪”。事后,李登辉在其《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一书中坦承:“对于‘特殊国与国关系’,经由修宪、修法加以落实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内、两岸、国际情势不断演变下,李登辉盱衡全局,逐渐做出了通盘的思考,约在8月中旬不得不考虑现实问题,决定放弃原议。”该书承认,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负责人关于“如果台湾方面根据两国论修宪、修法,‘和平统一’将变得不可能,这个说法对‘国大’凝聚共识具有相当的干扰效果”。

  第三阶段的斗争目标转入为进入新世纪的两岸关系明方向、划底线。

  2000年伊始,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祖国大陆方面相继发表了两个对台重要讲话和一份政府文件。1月1日,江泽民主席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发表重要讲话,重申“在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进行两岸的对话与谈判”。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一部分的地位是不能改变的。我们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没有改变。我在五年前提出的发展两岸关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八项主张没有改变。”这三个“没有改变”,表达了全体中国人民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和决心,为进入新世纪的对台工作和两岸关系指明方向。28日,钱其琛副总理在纪念江泽民主席八项主张发表五周年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阐述了对当前两关系中主要问题的主张。这一讲话具体化了“什么问题都可以谈”的内容,提出“可以谈正式结束敌对状态问题,谈两岸同胞盼望已久的直接‘三通’问题,谈双方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的经贸关系等相关问题,谈台湾在国际上与其身份相适应的经济、文化、社会活动空间问题,也可以谈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问题。”2月21日,根据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精神,国台办、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白皮书,用政府文件的形式系统全面地阐述了中国政府关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立场和政策。表明祖国大陆反对“两国论”、反对“台独”的坚定决心。白皮书强调了一个中国原则与和平统一方针的内在联系,驳斥了由台湾居民“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的主张,详细论述了台湾问题的解决不适用“两德模式”,并昭告世界:如果出现台湾被以任何名义从中国分割出去的重大事变,如果出现外国侵占台湾,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地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中国政府只能被迫采取一切可能的断然措施、包括使用武力,来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完成中国的统一大业。这三个重要讲话和文件非常清楚地传达了这样的信息:中国政府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继续贯彻江泽民主席提出的发展两岸关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八项主张,将继续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同时,中国政府维护国家统一、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绝不会允许任何势力以任何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这三个重要讲话和文件在台湾和国际社会产生了强烈反响,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在开展反对李登辉“两国论”斗争期间,祖国大陆媒体发表了一大批各界撰写的批判、揭露李登辉及其“两国论”的理论文章、新闻评论和时事评析,全面报告了祖国大陆为推进两岸关系发展和促进祖国和平统一所做的努力,系统地清理了李登辉上台以来推行的“台独”分裂言论,揭批李登辉“两国论”等一系列分裂主张的实质。

  在这场斗争中,军队在中央领导下,采取对台军事威慑行动,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7月31日,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72周年招待会上,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部长迟浩田表示,中国人民解放军严正以待,时刻准备捍卫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决粉碎任何分裂祖国的图谋。8、9月间人民解放军接连举行一系列大规模军事演习,显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强坚强意志和巨大能力。

  三、李登辉抛出“两国论”是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一场政治赌博

  通过这场政治斗争,人们发现无论是李登辉抛出“两国论”也好,还是岛内“台独”分裂势力挑战一个中国的言行也好,都是与台湾问题的内外形势分不开的。

  首先,李登辉是想借国际形势捞一把。的确,1999年上半年,国际上和我国周边都发生了不少重大的事件。国际关系格局中出现了霸权主义上升和强权政治抬头的迹象,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幌子用武力干涉南联盟的内政,并悍然袭击中国驻南使馆,中美关系出现严重倒退。在美国国内新的反华浪潮推动下,美国国会的反华势力相继提出“考克斯报告”、“强化台湾安全法”等一批反华提案。美日双方也进一步加强军事同盟,日本国会通过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相关法案。当时有一种舆论认为,中国可能会成为南联盟,而台湾则可能成为下一个科索沃。李登辉错估国际形势,认为这为其分裂活动提供了救命稻草。李登辉在宣称向科索沃提供三亿美元“援助”时,说了一句“一千年没有一次这么好的机会”。多少暴露了他那种搞分裂迫不急待的心理。他据此作出了一厢情愿的判断:国际反华势力将会公开支持他分裂中国的主张,一个中国的国际格局有望突破。于是竭力呼应国际反华势力的反华声浪,充当“反中马前卒”,有恃无恐地否定一个中国原则,企图浑水摸鱼。

  其次,李登辉对两岸关系的发展感到压力。1998年10月辜振甫来访揭开了“两会”政治对话的序幕。1999年3月,经中央领导同志批准,海协会长汪道涵将于秋季访台。汪会长访台有助于两会对话的继续与深化,受到海内外密切关注。与此同时,美国也要求台湾与大陆进行包括政治、军事等内容的有实质意义的、建设性的对话,甚至希望达成签订“中程协议”。这一切均对李登辉产生了压力。李登辉抛出“两国论”,就是要从根本上破坏两会商谈的政治基础,阻止两岸商谈和汪会长访台。事后,李登辉曾不止一次地公开声称,他抛出“两国论”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汪道涵访台。

  当然,李登辉抛出“两国论”最根本的目的是要为进入新世纪的两岸关系定下“台独”分裂的基调,使其分裂路线为下届新领导人所继承。李登辉估计到,大陆方面争取在他任内恢复“两会”接触,并不是要着眼于和他打交道,而是为2000年3月台湾大选后下一任台湾当局领导人和“两会”交往布局。因此,李登辉极欲在下台前完成分裂部署,对台湾当局未来领导人进行约束。正如他本人所说,“我把国家定位说出来以后,任何人做‘总统’,事情会好做一点。”

  但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四、“两国论”破产表明,搞“台独”、搞分裂决无好下场

  李登辉“两国论”一出笼,就立即遭到国际社会和海内外中华儿女同声谴责,这是始作俑者始料未及的。

  首先,是国际反应让李登辉大失所望。美国对李登辉事先没有向美方通报表示不满,多次重申对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各项原则的承诺,重申执行一个中国政策和对台“三不支持”政策,并要求台湾当局“全面澄清”其立场。美国媒体以“不可预测的政客”、“捣蛋鬼”来指称李登辉。《纽约时报》发表社论,则要求李登辉放弃“两国论”,重申台湾与大陆和平统一的愿望,以“缓和目前两岸爆炸易燃的局面”。

  美国作出反应后,日本、欧盟、东盟纷纷表态支持一个中国政策。130多个国家再次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12月,中俄两国元首非正式会晤,进一步夯实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重申将在维护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相互支持。7月21日,台“邦交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新政府宣布取消前政府刚刚与台湾建立的“外交关系”。

  反映当年李登辉当局在国际社会陷入失道寡助窘境的,还有一件事值得提及。1999年9月15日,第54届联大总务委员会讨论所谓“台湾入联案”,当时有46个国家代表表示反对将该案列入联大议程。在这些反对的国家中,不但有广大发展中国家还包括主要西方的国家,并且在联大讨论中第一次出现五大常任理事国一致表示反对的立场。台湾当局企图以“两国论”为依据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图谋遭到空前挫败。

  李登辉的倒行逆施完全违背了台湾人民的愿意。“两国论”一出笼,岛内舆论大哗,台湾股市连遭重挫。台湾工商界人士普遍感到担忧。7月24日,数千名台湾民众举行了反对“两国论”的游行。岛内学者清醒地指出,“‘两国论’显然已在国际上为台湾带来了始料未及的强力副作用”及“极负面的冲击”,使台当局“益趋孤立”,因而实际上是台湾的一场“仲夏夜噩梦”。

  2000年伊始,江泽民主席在新年讲话中为这场斗争作了总结,他说:“鼓噪一时的所谓‘两国论’遭到了海内外一切爱国同胞的强烈谴责,而且在国际得不到任何响应和支持。”这场斗争沉重打击了李登辉分裂势力,“两国论”成了过街老鼠,变成李登辉自我辩解的歪理邪说。李登辉与“台独”势力企图通过“修宪”、“修法”,实现在“中华民国”名义下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的图谋未能得逞。

  3月24日,在席卷台湾全岛的民众抗议声中,在海内外中国人同声讨伐的浪潮中,在台湾政坛呼风唤雨十二载的李登辉走到了穷途末路,被迫辞去国民党主席的职务,提前结束了他利用国民党主席之位玩弄权谋,对内整肃异已、“明统暗独”,对外大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可耻生涯。

  殷鉴不远。台湾岛内的政治人物应该以李登辉为前车之鉴,从中吸取教训。今天“李登辉路线”的幽灵仍在台湾游荡,一些“台独”分子继续把李登辉过去的那些陈词滥调挂在嘴边。所谓的“李登辉路线”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死路一条。“台独”分裂活动,危害台海和平,危害台湾同胞的切身利益,危害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毒瘤,是中国和平统一的毒瘤。如果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逆历史潮流而动,违背两岸同胞的共同意志否定一个中国原则,顽固坚持“台独”分裂路线,只会重蹈李登辉“两国论”失败的覆辙,决不会有比李登辉更好的下场。(杨亲华)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